百姓购彩
大 S 官宣再婚!高调晒出老公照片... 《谭谈交通》下架事件六问:著作... 投票调查:荷兰支持率72% 波兰v... 保利文化联合出品《我是你的瓷儿... 《泰亚史诗》四皇争霸安格里史上...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媒体报道>>你的位置:百姓购彩 > 媒体报道 > 我, 藏族人, 因7岁时的玩笑话十年后嫁不丹王子, 如今面和心不和

我, 藏族人, 因7岁时的玩笑话十年后嫁不丹王子, 如今面和心不和

发布日期:2022-09-18 19:19    点击次数:65

“我要和吉增·佩玛结婚,并且承诺只忠于她一个人,绝不会再娶!”我听着丈夫的承诺,心里一片甜蜜。

我叫吉增·佩玛,10年前,意外与17岁的不丹王子旺楚克相遇,他对我一见钟情,许下了十年之约,可这浪漫约定的背后,也会回归平淡。

吉增佩玛和旺楚克

贵族家庭

1990年,我出生在不丹廷布,我的父亲是前扎西岗总督的外孙,也是不丹二世王后同父异母的弟弟,我的家族也算是贵族家庭了。

从小,父母对我的教育就很严格,因为我的一言一行,都会影响到我的家族声望。

但我是个很好学的孩子,没让父母为我操心,在我4岁时,我对绘画起了很大的兴趣,很喜欢画一些花草植物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我也爱把自己的画作给父母看,当他们看见他们一脸惊讶的表情时,我都会有一种自豪感。

“佩玛,这是你画的吗?真漂亮,依我看,给你请给老师吧,你很有艺术天赋噢。”

听到父亲顿珠·坚赞的夸奖,我也对画画有了信心,便同意了父亲为我请美术老师。

美术老师拉珍(化名)来到我家时,我正在桌子前画画,我花了好大一枝梅花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拉珍老师轻声走到桌子前,她一脸笑意地看着我画画,我都没注意到屋子里什么时候进人了。

我画完后,抬起了头活动一下脖子,正好与拉珍老师来了个对视,她的眼睛大大,漂亮极了。

“佩玛,你画画时很认真噢,对画作也有想法,我很喜欢你这样的学生。”拉珍老师笑眯眯地对我说,她既漂亮又和善,我一下子看呆了,这是我和拉珍老师第一次的见面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我对拉珍老师很有好感,也很喜欢她夸我,只要拉珍老师来为我上课,我就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。

我的父亲为此没少说我没良心,在老师表现那么好,那么听话懂事,在他面前,我就是个怎么都制伏不了的淘气包。

“佩玛,你在我面前可没有这么听话,你简直像一只顽皮的猴子,现在老师来了,你在她面前又成了一个好孩子。”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父亲的话把我逗笑了,我抱住了父亲,说:“那可不一样呢,你是我的爸爸,你在我心里像一座大山。”

我的话也把父亲逗笑了,他抱着我给我喂了些水果,然后就把我送到了拉珍老师面前,继续学习画画。

拉珍老师是一位非常棒的老师,她会把复杂的知识用形象的语言表达出来,让我能完全理解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而每当我画完一副画作后,她都会毫不吝啬地夸奖我,就算我没画好,她也会安慰、鼓励我。

一年后,我也开始了上学了,很少再画画了,父亲也就辞退了拉珍老师,我对她还有些不舍呢。

我入学后,学习成绩是很好的,父母从未担心过我的学业问题,而我也找到了另一个兴趣,打篮球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在学校,我常拉着同学一起打篮球,他们不篮球不熟练,不敢打,我也第一次接触篮球,但因为兴趣使然,我常打篮球来练手。

一段时间后,我的篮球也有了很大的进步,在篮球场内,我就像一直迅猛的燕子,没少投进球。

我也拉着父亲一起打过篮球,但他兴趣不大,每次陪我打都是敷衍着我,渐渐地,我也不和他一起打了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十年之约

在我7岁那年,父亲受到了不但老国王的邀约,邀请我们全家去参加宴会。

我很不喜欢宴会这种场合,总有许多的规矩,而且,我就是个爱跳爱闹的性子,一直坐着,恐怕会憋死我的。

我和父亲说过,能不能假装生病不去宴会,但被他严厉地拒绝了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我只好让母亲为我整理着装,跟着父亲一起去参加宴会,在宴会上,父亲和老国王说着话,我跟母亲坐在一起,吃着水果点心。

宴会还没到一半,我就坐不住了,我想跑出去待会,但母亲不同意,她怕我这么小的孩子,出去会闯祸。

但这怎么可能呢,我还是很懂分寸的,我央求了母亲很长时间,她才同意我出去一会,但之后,要赶快回来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母亲同意后,我猫着身,小跑着跑了出去,来到花园里,我趟在花丛中,大口地呼吸着鲜花的气息。

我在花丛中玩着花瓣,很快就将母亲的嘱咐忘之脑后了,宴会哪有外面好玩。

当我玩得不亦乐乎时,花园中来了一个男生,他看着在花丛的玩耍的我,问:“你是谁?为什么在这里?”

旺楚克

这一问,也让我回了神,我忙站起来,但身上、头发上还沾惹了几片花瓣,小心翼翼地看向那个男生。

那个男生也被我的模样逗笑了,我见他笑了之后,对他也没有敌意了,我告诉他:“我叫吉增·佩玛,我和父亲来参加宴会,一个人偷跑出来玩。”

男生说:“我叫吉格梅·凯萨尔·纳姆耶尔·旺楚克,是不丹的王子。”

旺楚克

他的名字竟然这么长,我都没记清楚呢,但他主动说:“你叫我旺楚克就好了。”

“好啊,旺楚克,你多大了?比我高好多噢。”我抬头望着旺楚克说。

旺楚克蹲了下来,平视着我,说:“我今年17岁了,你长大了,也会变高的。”

我对和善的旺楚克很有好感,拉着他在花园里玩了起来,他脾气很好,没有对我表现出一丝厌烦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大概半小时,我要回宴找母亲了,“旺楚克,我要回去了,我的妈妈还在等我呢,再见。”

旺楚克拦住了我,说:“吉增,我很喜欢你,但我不久后要去英国留学了,等我回来,你没有喜欢的人,我们就结婚好吗?”

我当时还是个7岁的孩子,玩心很重,自然也没把这件事当真,随口说了句:“好啊,好啊,我同意了。”

旺楚克

他听后,露出了笑容,也没有再拦着我,让我回到了宴会上,回到宴会后,妈妈把我数落一顿,我也不敢回话,只能依偎在妈妈怀抱里撒娇。

宴会结束后,我跟着父母回了家,父亲一路上都在说和国王的谈话,而我只想睡觉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出国留学不断提升自己

不久后,旺楚克去了英国牛津大学,而我还在上着小学,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,我也早已忘了和旺楚克的约定。

我把心思都用在了学习上,成绩十分优异,而我也不想一直都生活在廷布,也想出去看看。

在2006年,我进入了印度萨那瓦尔的劳伦斯学院中学习,学院中有可以选择学习的科目,我选择了英语、历史、地理和经济,当我看到有绘画这一选择后,毫不犹豫选择了绘画,它也算是我的兴趣之一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在绘画课上,我经常受到老师的表扬,这也都源于小时候学过绘画,我也很庆幸,没有把这项技能忘却了。

在学院学习不久后,我又对摄影起了兴趣,和我新交到的好朋友提格(化名),一起练习摄影,她也很喜欢摄影,我们也给对方拍了不少照片。

提格是个善良的女孩子,她经常教我说印度话,还会给我唱印度的歌曲,我的印度语在她的帮助下,流利了不少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我和提格会摄影的事情也被同学们知道了,下课后,他们拦住了我和提格,希望我们能为他们摄张相。

我没有拒绝,直接就同意了,我带着他们来到了学院风景最好的地方,让他们摆一个造型,我给他们拍摄。

但他们都有些扭捏,做的动作也没有那么落落大方,拍出来后显得十分滑稽,我告诉他们:“千万不要害羞啊,越不好意思,就越拍不好,我们再拍一遍吧。”

吉增佩玛

同学们放松身体后,又摆出了一个造型,这比刚才的看起来好多了,我也给他们拍了很多照片。

同学们拿到照片后,对我很感谢,还要请我一起吃饭,这被我拒绝了,我觉得这就是举手之劳而已,不用那么在意。

摄影陪伴我度过了两年的学习时光,在劳伦斯学院期间,我学到了很多知识,也学会了英语,这让我对去英国留学多了些信心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在劳伦斯学院学习两年后,我又考上了英国的摄政学院,学习国际关系心理学,但我也是一个很爱浪漫的人,又辅修了艺术史。

考上摄政学院那天,我的父母比我还激动,但他们也有些伤心,因为我又要离开他们了。

现在我才知道,原来我的父母也这么容易落泪,在我外出求学时,他们每天都在担心我,挂念着我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我将父母安慰了一通,答应他们会常来看他们的,他们才止住了眼泪。

我进入摄政学院后,加入了篮球校队,起初,男生认为我是个温柔的女孩,但我和他们打一场篮球后,他们就再也没对我说过温柔这两个字,我也担任起了篮球队队长。

我的兴趣爱好很广泛,不止喜欢篮球,我还喜欢唱歌和舞蹈,我经常参加校乐队和舞蹈节目,也从中结识了不少朋友。

旺楚克

在2008年11月6日,旺楚克举行了加冕大礼,他成为了不丹第五世国王。

在他成为国王后,曾想过寻找我,但因为要处理各种事情,一直没机会去做。

而此时的我,还在摄政学院读书,早已忘了与他年幼时的约定,可缘分是一件很奇妙的东西,4年后,我们再次重逢了。

旺楚克和吉增佩玛

兑现诺言

当我完成学业,回到家乡后,在一次偶遇中,我遇到了旺楚克,我看着面前这个向我走来的男人,感觉是那么陌生,我想绕开他走,但他去拦住了我。

他问我是否还记得他时,一头雾水,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结识过他,完全不记得他是谁。

旺楚克看着我一脸茫然的模样说:“佩玛,你不记得我,我可是记住了你10年,你还记得我们曾经的约定吗?十年后我们再相遇,你未婚我未娶,且没有爱人,就要结为夫妻。”

旺楚克

听到结为夫妻,我吓得连退了几步,我还不想结婚呢,况且,那只是幼时的玩笑话,他怎么还当真了。

“不,我还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呢,而且,你就没交过女朋友吗?”我看着旺楚克说。

旺楚克看着我说:“没有,我一直都在想念着你,幸好,我们最终还是重逢了。”

吉增佩玛

我心里很慌很乱,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,便跑掉了,回到家后,我一直担心旺楚克会不会来找我,然后强迫我嫁给他。

但没有,旺楚克没有来找过我,过了几天后,我感觉他离开了,才敢出来家门。

谁知,在一条小巷中,我又遇到了他,他站在那里,一脸笑意地望着我,这次我没有跑掉,上前问:“你现在完全可以使用权利让我嫁给你的,为什么没有?”

吉增佩玛

“我不想逼你同意,我希望我们是真的爱上对方,再决定结婚的。”

听完这句话后,我对旺楚克也心生了好感,我觉得他是个君子,便试着和他交往起来。

旺楚克很照顾我的情绪,在我面临困难时,也会给我提出很多建议,他从来不会约束我很多,让我放心地去做自己,不要在意别人的目光。

与旺楚克交往一段时间后,我接受了他,也接受了幼时的约定,当旺楚克再次向我求婚时,我接受了他的求婚。

旺楚克和吉增佩玛

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父母,他们听后很震惊,没想到我与旺楚克会有这样一段过往。

短暂的震惊后,他们同意了这段婚事,2011年5月20日,旺楚克宣布与我订婚,在宣布订婚时,他更是说出了只会有我一个妻子的承诺。

这引起了一阵轰动,我们也受到了很多祝福,对与旺楚克的誓言,我也很感动,我在心底暗暗发誓,会陪他一辈子的。

旺楚克和吉增佩玛

2011年10月13日,我和旺楚克举行了婚礼,此时的他31岁,我只有21岁。

我们没有邀请一位外国贵宾,只邀请了当地的王室和贵族,而不丹的人民们,通过直播来观看我们的婚礼。

我们的婚礼采取了佛教礼仪,并没有特别大的排场,但我对此已经心满意足了。

旺楚克和吉增佩玛

婚后,我也没有安心当一名王后,我和旺楚克遍访了很多贫困的村子,帮助他们改善生活,我也在努力学习各国的文化知识、语言,争取当一个毫不逊色的王后。

我陪着旺楚克访问过很多国家,我没有给他丢脸,我在面临其他国家领导人时,表现得落落大方,对答如流。

我很喜欢和旺楚克并肩作战的感觉,这让感觉到我们的心是一体的,都在朝着一个方向努力。

旺楚克和吉增佩玛

婚后一年,我也没有为旺楚克生下孩子,我的父母却对此很着急,但我和旺楚克目前并没有这个想法,我们想把精力放在治理国家上。

我和旺楚克讨论过很多事情,我们有过心意相通的时刻,但也不是每次都符合对方的心意,总有和对方分歧的时候。

面对意见不合,我们不会大吵一架,而是冷静地去分析什么会提出这样的意见,然后再次修改自己的想法。

旺楚克和吉增佩玛

不复往日甜蜜

总得来说,我和旺楚克生活得还算和谐,婚后5年,我才生下来我们的第一个孩子。

孩子的到来,也让我对这个家庭有了更深的眷恋,我想陪着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在一起生活很多年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可旺楚克,对我没有了当初的爱恋,他对这段感情,逐渐回归到平淡,我不知道他是变心了还是怎样,但我对这段感情,始终有着美好的幻想。

旺楚克和吉增佩玛

我有时经常会想,我们这段童话般的爱恋,是不是也到要梦醒的时候,可我不愿,我曾经是那么的爱旺楚克。

可现在,我也不得不面临着,旺楚克对我没有了那么深的爱意的现实,可就算这样,我心里对他还是有些期盼的。

时至今日,我和旺楚克也在一起生活了5年了,5年里,我们经历了很多事情,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,我只想把握住现在。

吉增佩玛

尾声

嫁入王室虽然不是处处都如意,但我也做好了失望的准备,我不知道自己和旺楚克能走多远,但我会记住我们相爱的时光,我们曾经的爱都是真的。

而我也不会让自己停止学习,在让自己变优秀的这条路上,我不会拖住自己的步伐,我会拿出很多精力与心思,让自己不断学习,不断开阔眼界,做一个优秀的王后。

吉增佩玛

本文以第一人称描写人物事迹,所有内容都是由人物真实经历所写,希望读者能够喜欢。



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

Powered by 百姓购彩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