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姓购彩
大 S 官宣再婚!高调晒出老公照片... 欧盟官员:乌克兰即将正式成为欧... 《谭谈交通》下架事件六问:著作... 投票调查:荷兰支持率72% 波兰v... 四川银保监局:做好养老储蓄、个...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媒体报道>>你的位置:百姓购彩 > 媒体报道 > 我,产科老护士,生娃竟被同事徒手掏屎

我,产科老护士,生娃竟被同事徒手掏屎

发布日期:2022-06-13 19:33    点击次数:164

每个妈妈生娃都是九死一生,即使是那些见惯了「生产场面」的产科女医生、女护士。

她们平时鼓励产妇顺产,教产妇用力、使劲,甚至在产妇痛得生无可恋的时候,在旁边淡定地指挥:

生孩子都疼,忍忍就过去了;

哪有那么疼,这就受不了了,还没到最疼的时候呢;

使劲儿太短了,要用长劲;

使劲儿的时候,别喊,憋着用力,劲儿才长;

……

可等到自己生孩子时,什么淡定,什么专业全部碎一地,场面的抓马程度远超想象。

今天的故事来自丁香妈妈 APP 「星球真实故事计划」活动,主人公是个产科护士,她的生娃现场被 20 多个同事围观,堪称大型社死和抓马现场。

故事来自丁香妈妈 App 星球用户 @哈哈笑的妈妈

对,你没看错,生孩子被同事围观,并且社死的,就是本人。

先自我介绍下:本人女,30 岁,坐标 「尔滨」(因为戴口罩,已经哈不出来了),某三甲医院产科做了 7 年的「老」护士。

在见识了上千个顺产过程,以及为无数个剖宫产术后按压宫底后,我一直非常坚定自己要顺产,毕竟产科老护士,有人设的好不。

当然,还有一个不能说的原因是,剖宫产手术室里有男同事,我怕尴尬。

图片来源:网络

有人问我,在自己科室生孩子是什么体验?

方便?舒心?亲切?无微不至的关怀?

都没错,但是更多的是 「社死」!

比那种要钻到地缝里的「社死」还甚的「社死」!

在科室「自助式待产」

仿佛回到了快乐老家

因为羊水过少,孕 39 周在与家人同事商量后,本着母婴安全第一的前提下,我决定提前入院待产。

2021 年 12 月 14 日,早上收拾好行李后,轻车熟路地走进自己的科室,同事们开早会的开早会,查房的查房,根本都没人看到我。

于是,我自己录入电脑,办理入院手续,自己测量生命体征,胎心监测,全程一气呵成。

搞完这一切,我带着准备好的东西,找主治医生报道。别的产妇都是一问一答叙述病史,轮到我一顿输出,几乎没给医生插话机会。

医生很负责地跟我交代了催产的注意事项,我签完字就直奔分娩室进行「缩宫素的静脉滴注」催产。

分娩室的同事们很忙,有的在给产妇做胎心监测,有的在解答催产孕妇的疑惑,都没看到我进来。我熟练地给自己绑上了胎心监测的带子,又自觉地给自己连上了催产药。同事注意到我的时候,我已经自助完成了所有。

其他同事听闻我入院,都陆陆续续来问候两声。晚上订了一大桌好吃的,跟同事们在休息室欢吃欢造了一顿。

可爱又贴心的同事,还带来冰淇淋 「以资鼓励」,比在家开心多了。

图片来源:作者提供

第二天就更爽了,自己拿着氧气瓶及所需物品,溜溜哒哒去了待产室开启了一天的催产。

4 点完成催产,自备了小床桌,架上平板,摆上准备好的瓜子、零食、小甜水,彻底开启度假模式,简直不能更快乐。

同事都调侃「我是来度假的」,主任见了直摇头,大呼「你这是来生孩子的吗,这是来享福的」,实在看不下去了,下令给我「手动剥膜」,也就是用手拨动胎膜,加快生产速度。

没办法,谁让我打了两天催产素,孩子还是没动静呢。

乖乖地让主任把手伸入阴道,伸出手指,拨动胎膜,过程嘛……比内检疼一些,但别问我尴尬不,我是不可能告诉你的。

破水太兴奋

产前最后一餐吃到下巴脱臼

第三天早上,除了轻微宫缩,孩子还是没动静。同事再次确认我是否要坚持顺产,因为孩子胎心监测略低,胎盘已经老化,可以直接剖腹产。

我想这都坚持两天了,如果还能继续顺产,还想继续坚持。

复查了超声和胎监,整体情况良好,确认可以继续顺产。我舒了一口气,但同事说,不能继续度假了,赶紧下床走走走。

我穿着可爱的粉色连衣裙,推着输液架继续滴注催产素,哼着小曲在病房走来走去,心情还是不错的。

被同事逼着到处走,图片来源:作者提供

下午四点左右,感觉到下面「噗呲」一下,嘿!终于破水了!

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,麻溜儿地回到病房,抬高屁股,养精蓄锐,等待发动。

趁着最后的时间,我给自己点了金拱门跟寿司,我想着得自己先吃饱,才有力气生孩子。外卖一到,我就开始在病房大快朵颐,那叫一个爽。

但意外发生了。

当我拿起一个摞得很高的寿司,张大嘴准备旋进去时,我张开的嘴巴,莫名地闭不上,无法咬合了,只能「啊、啊、啊」的发出声音。

对,你没看错,我的下巴脱!臼!了!

我妈也蒙了,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。我用力操着口齿不清的嘴,让我妈赶紧去找我同事过来。

同事过来先是愣了 3 秒,然后开始哈哈大笑,直不起腰:

产房见过各式各样的,生孩子前把自己下巴吃脱臼的,你是第一个;

瞧你这点出息;

……

跟楼下骨科同事打电话会诊,骨科同事也是一脸不可置信。只能上来试一试,看能不能给正过来。

幸好同事技术不错,一下子就给我正过来了。为了避免我再次下巴脱臼,还把我的脑袋给缠了两圈。

对,下面安安静静、貌美如花的就是我。当然,金拱门最后也没有吃成……

我想,这下我大概要在产科青史留名了。

宫缩发动!

我哀嚎着求同事打无痛

第四天凌晨三点多,我开始规律宫缩。

数着时间,没忍心打扰同事和身边熟睡的队友,自己默默地数着宫缩间隔,感受宫缩强度。

宫缩间隙从十分钟到八分钟,五分钟,疼痛间隔时间越来越短……我抓紧床单的手也越来越不受控制。

等天终于亮了,我颤颤巍巍地叫起身边的猪队友,找来了同事,清晰地汇报了自身情况。

同事看我疼得脸色煞白,再次跟我确认顺产意愿。因为昨天超声虽然各项指标可以顺产,但宫颈长度还有两个多厘米,正常情况下,等宫颈消失、展平、开指,可能还要很长时间。

说实话,我当时听的 「心如死灰」,但一想已经坚持到现在了,放弃着实有点可惜,不服输的我还是想继续试试。

宫缩太疼了,我都没想起来这个我有点小期待,又觉得会很尴尬的「备皮」现场,同事就娴熟地拿起剃刀,准备刮掉下体的毛。

这一刻来得是如此突然,我都没有一点点防备。

人一害羞,就想没话找话。我赶忙问同事「要不我自己来吧」,同事也赶忙回答「不用,不用」。

是呀,大着肚子的我,怎么可能完成「备皮」的高难度工作呢?

然后,就在这种野雀无声的情况下,同事进行「备皮」,我涨红着脸,甚至能听到刮刀的声音。

我跟同事默契地沉默,我当时最大的想法就是,感谢我的爸爸妈妈,给了我「体毛不重」的基因,才能让「备皮」如此快速的结束。

图片来源:图虫创意

这时候躺在待产床上的我,已经完全没有往日的神采奕奕。

宫缩强度越来越大,我双目紧闭,咬紧牙关,挺到 6 点多钟,已经疼到受不了了,只想求赶紧来一个人把我打晕!

让队友找来了同事,一查内诊,已经开了 5 厘米。同事都惊讶,本以为是个长久战,没想到已经进入了活跃期。

我赶紧哀嚎着求同事给我上无痛,那时的我感觉痛得离 「原地去世」可能就差那么 0.0000001 ……

宫缩的强度继续增强,我疼得直抠床单,还伴随着宫缩一来就吐。同事们看我的情况,终于好心给我上了无痛。

无痛真的无痛么?并不。但是它会把你从地狱里拯救出来,我称之为「分娩之光」!

上无痛的那瞬间,简直「一秒天堂」!我感觉到一股暖流流入我的身体里,疼痛似乎瞬间减轻,被一种酥酥的感觉替代,再没有比这更美妙的 feel 了!

真的!我甚至可以睁开眼睛,吃几口队友喂过来的小馄饨,开始跟队友有说有笑。

图片来源:自己拍的

可能是个人体质问题,上了无痛的我,腿部没了知觉,没办法下地溜达。同事可能想让我继续下地溜达,加快产程,就偷偷把无痛调小剂量了(调小无痛本身对加快产程影响不大)。

宫缩疼痛一加剧,我就立马感觉到无痛不对了。但同事死活不承认,我哭爹喊娘地求她给我开大点,她嘴里说着「调高了,调高了」,还骗我「调高后,半个小时才起作用」。

但我知道她肯定没调高,这种「半小时才起作用」的台词我最熟悉不过,但现在我只能不停地哀嚎着「姐,求你给我开大点吧,开大点吧」。

终于宫口开全了,我上了产床。上了产床就结束了?

「社死」之路,刚刚开始。

图片来源:作者供图

生娃瞬间遭遇便意

同事帮我徒手掏屎

得知我上了产床,同事们都赶来观摩,连新入科的小同事都来了。

不一会儿,产房就挤满了 20 多个人。

产上的我,此刻努力保持理智,我想着「全产科的同事都在,我得开启我的表演呀」。

回想着平时鼓励产妇的话,教产妇的拉玛泽呼吸法…… 伴随着第一个大宫缩,憋气、向下用力、保持住……所有动作一气呵成,同事连夸「哇,这『规范化操作』堪称 『教科书级别』,真不愧是专业的」!

但好景不长,一整天没有吃饭的我,两个宫缩之后就虚了,就没有力气了!

同事们赶忙给我拿水,拿巧克力,并一起加油助威!

但此刻的我,真的只想躺平!

无奈疼痛感再次来袭,只能硬着头皮用力。

可能是我这两天太过于欢乐,以至于我忘记了,我已经 3 天没排便!

用力生崽的 「副作用」随之而来,我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可说的东西倾泻而出……

如果产房有地缝,我觉得我一定第一时间钻进去!虽然身为 「老产科人」,已经见惯了这种场景,甚至于更 「狼狈」 的现场都见过,但此时此刻,几乎全产科的人都在观摩我……排便的现场,着实太……尴尬。

你以为这就完了?NO!

可能因为 3 天没排便,孩子没出来,屎倒是「争先恐后」,甚至每用一次力都会有,用来覆盖的无菌纱布都要不够用。

接产的同事也被我震惊到了,看我这个趋势,无奈之下做了一个需要用我一生去感激她的决定——她!用!手!帮!我!把!屎!掏!出!来!了!

那一刻,我感觉整个产房的空气都凝固了。如果我睁眼看看周围同事的表情,那肯定是非常精彩了,但是我不敢!

我很快就来不及多想,因为宫缩如滔天巨浪般袭来,疼痛将我吞噬,理智都不复存在,什么尴尬也顾不上了。我疼得嗷嗷大叫,哭着求主任给我 「下产钳」「下胎吸」,只求赶紧生完。

主任回复我,「还产钳、胎吸,懂得还挺多,不用寻思了,不可能,赶紧用力」。

很快,经过了大家共同的努力,六斤多的小棉袄顺利降生。「长的真丑」是我对她的第一句 问候,大胖脸随我,小眼睛随她爹。

人们都说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,虽然中间有些 「小插曲」,但是还好,一切顺利,笑笑同学正式开启了她的人生副本。

二十多个同事争先恐后的 「打卡拍照」,我也只能闭着眼睛配合着比耶。

这就是我被同事围观生娃的「社死」故事。

说实话,分享出来还是做了一番思想斗争的,毕竟要让全世界知道「我在产床拉屎」这件事,还是需要梁静茹给点勇气的。

可转念一想,即使见过上千个生产现场的我,即使在我最熟悉的科室,即使给我接生的都是我最熟悉的同事,真正生产的时候,我依然要经历各种未知,各种绝望,各种悲痛,依然疼到面目狰狞,想原地去世!

更何况,那些普通妈妈,她们在陌生的产房,被陌生的医护围绕,完全不知道自己要经历什么……

一想到这里,我就觉得很有必要把我——一个老产科护士的生产经历分享出来。因为生产真的远比想象中还要不容易,我想让所有的妈妈知道,你们真的真的真的很勇敢,很勇敢,很了不起,很了不起!

本文专家

牟田

审核专家

卓正医疗妇产科母胎医学专科医生

北京大学医学部博士

刘肃霞

兰州大学第一医院 产科 副主任医师

策划制作

策划:林乙乙

监制:大力、阿童木

排版:小何、林乙乙

题图来源:图虫创意



首页 产品中心 服务项目 媒体报道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

Powered by 百姓购彩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